社情民意信息
首页> 议政建言> 社情民意信息

落实城市社区自治 提升市民文明素养

编辑人:来源:阅读:62次发布时间:2018-01-15 16:13:30

 

落实城市社区自治 提升市民文明素养

 

九三学社社员、南昌航空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黄蕾说,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围绕民生改善与社会和谐加大了城市社区的建设力度,网格式管理理念的引入不断充实和完善居委会的管辖范围和管理职能,基本实现了社区“维护国家稳定、促进社会和谐”等目标。但是,随着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层次推进以及经济发展步入后工业时代,要求国人文明素养整体提升。在当下城市社区在我国社会治理中的基础性地位牢固树立之际,需要进一步延展社区已有功能,将“自愿、自治、互助、互惠”的社区精神融入城市社区建设中,合力提升市民的文明素养。

    一、我国目前城市社区的功能局限

笔者在担任区人大代表期间,多次调研江西省县市社区建设情况,无论省会城市、地级市还是县城社区在履行政府所赋予的社会保障、社区党建、劳动就业、社会福利以及日常事务受理、社区服务等功能中都发挥了较好的基层组织作用;不管规模大小,都为保障社会秩序、稳定社会奠定了坚实的组织基础。然而,这些功能都只是各级政府职能的最终落地。随着物质生活的不断改善,精神层面的需求充斥各个阶层,人的文明素养提升成为制约我国当下社会进步的头等大事。能否依托社区建设来解决呢?

社区作为社会治理的一个基本单元在世界各国都被高度重视,但国外的社区更注重“自愿、自治、互助、互惠”。有幸在访学期间调研了美国部分社区。作为基层组织都要履行政府的社会治理职能,但美国社区更强调市民的团体活动、集体议事、发布公共信息以及其他社会目的。尤其突出社区居民聚会、志愿者活动、当地文化历史传播、非政府组织、公益娱乐等文明素养提升的自治职能;在场所利用上大多是一个会议室并配套多个小型功能房间的社区中心同时满足多个社区错开使用,该中心由社区、政府或者个人捐赠建成。这种多渠道筹集资金模式为社区中心用于私人事务、非政府活动以及慈善事务提供了可能,真正发挥了社区中心促进社区成员交往和相互学习的空间作用。

    二、落实城市社区自治功能的建议

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就在逐步实施由“政府组织、自治组织和志愿组织”等机构共同参与的多中心社区治理,但政府始终占据主导地位。随着住宅的商品化提供,部分住宅小区由开发商提供社区使用场地,但是,在职能履行上还是局限于政府治理体系的社会治理职能,没有把“非政府性、自愿、互助”等社区特征发挥出来,尤其是缺乏提升市民文明素养的社区功能落实。为此建议:

    1.逐步调整城市社区的“全能政府”定位目前的城市社区还只是政府职能落实的基层环节,大量统计、职能事务以及维稳、安全等政治任务与少量的人手形成强烈反差,无法顾及市民文明素养提升问题。建议减少城市社区承担的部分非政府职能,剥离社区医疗、文体娱乐、劳动就业、教育科普等需要专职、专业和专门人员办理的事务,交由志愿者组织或者非营利组织办理。

    2.发动居民“自愿、互惠”参与非政府职能。我国的社会管理已经完成“单位人”向“社区人”的转型,但大部分市民对“社区人”的生活形态还不了解,非正规教育还是限制在同事、家庭、亲友之间,没有将居住所在社区当作相互学习和素养提升的空间。多数市民对社区还停留在政府的一个办事部门印象,社区工作人员的政府角色以及其上下班时间与市民上下班时间几乎重叠的认知阻碍了居民对社区的依赖,要充分发动市民节假日、双休日开展寓教于乐的社区活动,发挥社区互惠作用。

    3.鼓励非营利组织利用社区中心服务社区居民。市民集中休息的双休日或节假日是相互学习的最佳时间,但社区活动甚少,加上社区功能认知偏差,严重阻碍了社区居民的参与。随着工作形式的多样化以及工作能力的差异化,部分居民有时间也有能力在双休日提供自愿者服务或者非营利服务,吸引社区家庭参与;丰富多彩的活动有助于社区凝聚人心、实施互助、开展学习和相互提升。

    4.鼓励资助捐赠提升社区建设效果。据统计我国中产人数已经达到1.09亿,部分人群财富积累丰厚,丰衣足食的他们需要有回馈社会的途径。城市社区应该为此部分人群提供捐赠路径,只需健全财务监督机制加强资金使用的透明度管理即可取得捐赠人信任;通过捐赠对社区内有特殊困难的群体加以互助,不仅分解政府的救助压力,还能传播助人为乐精神,推进社区的和谐建设和文明素养的全面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