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三重情缘九回忆

编辑:来源:121人阅2020-05-19 10:50:15


九三:三重情缘九回忆

36825.jpg

 

加入九三学社十五年了!

十五年间,从青年到中年,从地税到国税,从社员到委员,似乎一切都变了,又像什么都没变。我依然过着平凡的日子,依然守着平凡的工作,依然梦着平凡的人生。

谁说,船过水无痕?以我十五年的社龄,回望九三七十五载的沧桑与辉煌,每每无语凝噎,仿佛听到远处传来一首歌,萍水相逢,你却给我那么多……  

三次考验

那年九月的一天,我爬了九十多级台阶,到市物资局六楼办事,偶遇郑荣钦副主委。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畅谈一番之后,他非常热忱地坚持送我下到一楼。“真的欢迎你,但是我们九三的最低要求就是本科文凭或者中级职称……”我听出了郑副主委的真诚,也感到要加入九三必须通过的考验,其难度恐怕要远远超过攀爬这九十多级台阶!

三月,春暖花开。我终于收到了通知,入社通知。为了这个通知,我整整用了三年时间,艰难地通过了注册税务师考试。其间,有家事的緾结,有工作的变动,有非典的爆发!

“我们特意发函向社省委请示,你这个注册税务师算什么职称?社省委研究后复函说,算中级职称。不容易啊!”向我颁发入社通知时,一向不苟言笑的郑副主委突然感叹起来……

入社不久,郑副主委给我来电,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社中央有一个征文,你文笔好,有空就写一篇吧。”他一边说,一边递给我文件。

我懵了。说我文笔好,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到的传言。唉,在九江读书的那几年,我虽曾在《九江日报》、《江西青年报》、《中国青年报》等媒体上发表过几篇豆腐块,但毕业之后,到了税务局这么一个业务部门,早丢掉了笔杆子,专事税种税目税率之类琐碎事务了。

考验来了 ……

接过文件一看,原来是向杨佳学习征文。我一口气读完文件中附录的杨佳主要事迹,脑海中闪过两个字,传奇!

三天后,我把征文提交给郑副主委。题目是,写下自己的传奇!

征文获得了社中央一等奖,并被收入《心灵之光》一书。这是我获得的唯一一次一等奖。

但我深知,这与其说是我文笔好,不如说是杨佳成就了我!

省长近期要来抚州考察调研,初定于1月6号召开两代表一委员和基层群众代表座谈会,经过研究,请你参加!

那天,我正在单位作年终总结,接到市委会的通知,大吃一惊。

这样的大场面,为什么偏就选中了我?

“我长得丑,又说不好普通话,而且在最基层,话不出什么高见”。我提出的几点理由都被市委会一一否决了。

又一次考验…… 没办法,硬着头皮上。

选题,调研,分析,提炼,拟稿,演练……

终于,1月6号到了。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向省长建言,进一步完善税收保障办法。

当年7月28日,江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正式通过江西省税收保障条例。

三次感动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社省委专职副主委肖礼庆等人专程从南昌来抚,到市第一人民医院肿瘤科住院部看望社员徐庆平,并送上王选关怀基金的资助金30000元。

“社中央韩启德主席亲自看了你的全部片子和病历,他说你还很年轻,很有希望,一定要鼓足勇气,战胜病魔!”肖副主委一番激动人心的话让徐庆平热泪盈眶,让病房温暖如春。

茫茫人海中是什么让一个身陷绝境的人得到另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的重金资助?是什么让一个普通的社员得到社中央主席的亲自诊治?是爱国民主科学让我们心有灵犀,是九三情怀让我们亲如兄弟!

回想当年,我母亲因癌症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然而她只能独自忍受创痛,我们也只能独力面对凄风冷雨…… 纵然生命终将逝去,可有谁愿意彻底放弃,有谁不想多一点勇气!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差点浇灭了我的梦想,一个简单而热切的梦想。

我奶奶九十岁了,她是我们村最高寿的人,可能也是受过最多磨难的人!她年轻的时候嫁给家道中落的我爷爷,刚刚生下我爸爸,我爷爷就被抓了壮丁,从此下落不明,杳无音信。她坚持守活寡,历尽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把我父亲拉扯大。俗话说,三十无人晓,四十无人知,五十吃只鸡,六十请贺喜。一向节俭的奶奶从不做寿。八十岁生日也就自家人围一桌吃了个便饭而已。现在九十了,总得庆贺一下吧!

于是我自作主张,把她接到市里来,订了九桌,准备好好热闹热闹一下。

没想到这极其反常的一场寒雨,让许多宾朋望而却步。开宴时间快到了,九桌只来了五桌。想想奶奶亲戚本就不多,而我母亲早已过世,我们兄妹几个又散在四处打工,不能聚齐。此情此景,怎不叫人心酸?

没想到,时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黄日强主委来了,不仅来了,还一桌一桌一个一个去敬酒,仿佛就是他的长辈,就是他的亲人在过寿,在过九十大寿! 那天,我醉了,更泪了……

“11月17日,九三学社卫生支社组织多位一线医疗专家,深入临川区高坪镇新坪村开展义诊及健康科普活动。”这是来自市委会公众号上的一篇报道。

高坪镇新坪村是我家乡,是我生长的地方。但从我奶奶过世后,我便很少回去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村里还有多少像我奶奶一样困苦的老人呢?想到许许多多看着我长大,如今年老体弱的长辈,我心里总有一份愧疚。

没想到卫生支社的章主委找到我,提出到我村里去义诊。虽然我知道卫生支社每年都开展义诊活动,至今已有10多年,受益者近5000人,经验十分丰富。但要到像我村那样偏远的小山村去,人员、器械、交通、后勤等等,还是有不小的难度。

“你只管头前引路,后面我们自有安排。”章主委一句话打消了我所有的顾虑。

“专家们克服了种种困难,现场共义诊、咨询老人60多人次……”

朴实的报道,却给我最大的慰藉,最深的感动!

三次收获

临川,是著名的建筑之乡。营改增之际,市税务局安排了一场高规格的建筑行业税负研讨会。作为承办单位,区局指定我和几名同事承担主旨发言材料涉税数据三方稽核比对工作。我们天天猫在信息中心机房,打捞数据。然后分类,汇总,整理,加工,形成报告。历时半个月,终于把临川建筑行业近十年的涉税数据梳理完毕。

本以为大功告成,没想到,领导看了报告后说,这仅仅是税务和企业双方数据,叫什么三方比对?!

我们一下都懵了。双方数据?三方比对?叫我们上哪儿去找第三方数据?

“你不是九三社员嘛,平时看你人面很广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想起了担任市统计局局长的唐永文主委……

唐主委了解了我的困境,立马找来有关科室负责人,下达指示,只要是非涉密数据,都可以依照有关规程毫不保留地提供!

拿到唐主委给的金钥匙,我们打开了全市统计数据宝库,顺利完成了三方数据稽核比对,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高度认可!

九三的信任,就这样华丽结果。

2017年7月,在独自踏上开往南昌的动车之际,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沉重的包袱,悲怆的远征……

说沉重是因为两个40L的登山包塞进去了三套换洗衣物、两套司考书籍和一个笔记本电脑,重达30多公斤。说悲怆是因为已过不惑之年,我还要孤蓬远征,为了曾经的理想,向号称天下第一难的司考冲刺!

封闭在火炉之城南昌,虽让我对八月的酷热渐渐产生了抗体,可学什么忘什么的焦虑却使我开始自暴自弃……

那天,我枯对三大本,似读非读,似睡非睡。突然听到敲门声,原来是社友章军旺、曾勤荣两名律师和黄胜和博士等人拎着酒来看我了。

“喝六瓶,六六大顺,考试必过!”章律师等人的风趣让我渐渐甩掉了包袱!

11月21日,成绩公布,我这个非法本的渣叔竟然一次性压线通过了最后一届司考,分数是366!

九三的信心,就这样幸运结果。

2018年3月,平地一声惊雷,党中央决定国地税合并。

二十四年的分分合合,在我心中留下多少悲与喜?当年从九江财校毕业之前,我参加了全省税务系统统一招录公务员考试。选择国税还是地税?犹豫踌躇惶惑之间,最后以2分之差败走麦城。

二十四年两轮回,一切又重新开始。面对选择,我又迷惘了…… 选择综合症总是这样困扰着我。所不同的是,这次,我身边有了一位蓝精灵——《九三学社院士风采》。读着九三院士们的传记,仿佛听到了他们的敦敦教诲: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为民为国,就是王者之选!

进退留转,我又何惧风雨?

九三的信念,就这样开花结果。像一颗种子,在苦难中孕育;像一个天使,在胜利时诞生;像一团焰火,在奋斗中绽放。

七十五岁的九三啊,你就是一位长者,在考验中教诲我成长。

七十五岁的九三啊,你就是一位仁者,在感动中带给我温暖。

七十五岁的九三啊,你就是一位行者,在收获中坚定我方向。

九三,愿你永远年轻!临川区税务局  吴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