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首能打动你

编辑:来源:67人阅2018-04-18 09:22:17


总有一首能打动你


  昨天晚上单曲循环王泓翔的《墨梅》,百听不厌。用空灵、澄澈、悦耳、甜美、美妙诸如此类的词语来形容,好像都不足以完全表达这种美。想来想去,真的可以用“天籁”一词来形容——来自大自然的声音,如风吟水上,鸟鸣林间,又如夜雨敲窗,涧水奔流,美在自然,美在纯净,美在意境。

  今天早上醒得早,又不想起床。于是又上网搜《经典咏流传》,记得看过几期,印象中凤凰传奇的《将进酒》,还有那个北大毕业的摇滚博导,还有腾格尔也唱过一首,当时也挺喜欢的,而那首孤独了三百年的《苔》,也因为这个节目一下子广为流传。

         苔  (清 袁枚)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应该说,凤凰传奇选择李白《将进酒》还是很适合他们的演唱风格的——汪洋恣肆,一泻千里。诚如撒贝宁所说,能让凤凰传奇把嗓子唱哑的,内心该是多么有激情啊,这和李白的浪漫主义情怀从某个角度来说还是有相通之处的。当然那个摇滚博导的演唱又是另一种风格了,边弹边唱,近乎声嘶力竭,也许从演唱技巧来说比不上凤凰传奇,但这是他自己对《将进酒》独特的诠释,用心更用情。

   腾格尔的演唱风格也是很独特的,“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这是我的家,我的天堂”,就连我这个乐盲,每每想起这首歌,眼前都会出现腾格尔闭着眼睛唱这首歌的陶醉的样子,似乎一下子被他的歌声带到那个仙境一般的家乡了。他唱的是北朝民歌《敕勒川》,“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腾格尔是草原的儿子,他的根在那儿,他的魂在那里。草原文化成就了他,他的艺术生命也因草原的滋养而日益丰盈。听着腾格尔用略带沙哑的声音演唱《敕勒川》,心中不禁漾起一丝感动——一个人不管走多远,都不能忘本,不能丢掉根。

   昨天节目中王泓翔唱了两首歌,一首是毛泽东《咏梅》,和京剧名家李胜素老师合唱,还有一首《墨梅》,是在之前谭维维唱过的,但是王泓翔的《墨梅》,一开口就惊艳全场,干净的外表,干净的声音,那份澄澈,那份空灵,美得几乎让人窒息。一个在加拿大长大的华侨少年,如此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并且将传统文化演绎得如此经典,不能不让人感动,同时亦让我们感到汗颜——我们五千年的灿烂文明,唐诗宋词元曲在文学宝库中如同一颗颗璀璨的明珠熠熠生辉,而我们却动不动就妄自菲薄,天天嚷嚷着外国的月亮圆,唉,实在是。在现在数不胜数的综艺节目中,《经典咏流传》和《朗读者》《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一样,犹如一股清流,清新美丽脱俗。虽然网上有不同的声音,说看这些节目不能代替阅读,但不管怎样,用这种喜闻乐见的方式来传诵经典来传播文化弘扬传统,还是值得大大点赞的。比起那些媚俗甚至低俗的综艺作品,不知道要强多少倍呢。

   昨天的《经典咏流传》传唱经典的还有棋王柯洁,自称阳光宅男,唱了一首纳兰性德《长相思·山一程》,因为喜欢这首词“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他之所以选择这首词,是因为他也像词中所描述的那样,经常出去比赛,“一程又一程”,而且远离家乡,也经常思念家人。也许柯洁在读这首词的时候,经常有代入感,觉得自己有时候也是纳兰性德吧,一次又一次离开家乡,四处征战身不由己。

   还有音乐人陈彼得,广为传颂的《一剪梅》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他演唱的是《青玉案·元夕》,一个74岁的老者,用摇滚的方式来诠释了这首歌,那份激情那份洒脱那份豁达,别有一种味道。而当他满怀深情朗诵艾青的诗《我爱这土地》时,现场的人都被深深打动了——每个国人内心深处,都有一颗赤子之心吧。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首诗,或一首词,或一首曲,再不然就是一首歌,不经意读起,总能触动你内心的某处柔软,让你产生强烈的共鸣。虽然初听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诸多感慨也有许多无奈。

   是啊,要相信,总有一首能打动你。那打动你的,是哪一首?( 符萍)